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百科 > 正文

言情:回门之日,夫妻再相见,他维护在侯府受到欺负的她

转眼出嫁三日,董婉喻在卫绍霆的陪伴下回到董家。那日敬茶之后,他们夫妻二人并未见面。今日回门,方才相见。马车内卫邵霆一脸疲惫闭目养神,董婉喻安坐一旁。

到了董家,两人下了马车。董家大老爷与二老爷亲自出门迎接,进了正堂,董家人几乎都到齐了。就连大夫人毕氏,也在其中,只是神色十分憔悴。

卫绍霆一直冷着脸,可该有的礼数却没少,这让董婉喻有些诧异,又偷偷松了一口气。一家人和乐融融,好似换嫁之事不曾发生。

言情:回门之日,夫妻再相见,他维护在侯府受到欺负的她

他们刚行完礼,崔家就大张旗鼓的找上门来退亲。董老太爷面色尴尬,让人先带侯爷去歇息。

“侯爷,让您见笑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董婉喻走在卫邵霆身边,低垂着头,看不清神色。

“无碍,正好我也有些累了。”卫绍霆虽还是语气冰冷,但无不悦之色。

只是今天注定是个状况百出的日子,他们才进入屋内,就看到惊慌失措的三房堂妹董诗雅。

“七妹妹,你在我房里做什么?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她的情绪有些失控。

“五姐姐,我只是想你了,特意过来等你。”董诗雅收起慌乱的情绪,露出一脸温婉亲切的笑意。

经历两世,董婉喻怎会不知,她这副纯真表情下的恶毒心思。而她在此的目的,只会是为了香谱。

“荒谬,你我虽是堂姐妹,但平时也并无深交,何来想念一说。再则,你若是真想念我这个堂姐,为何不去前厅迎我,反而鬼鬼祟祟躲在我闺房内。王妈妈,将她给我拿下,送去给太夫人处置,我董家的规矩可不能乱。”

“五姐姐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只是思念姐姐,想给姐姐一个惊喜才等在这的。”

“一派胡言,若是如此何须进到内室,在花厅等候不是一样。即是等人,又为何四处翻找,分明是在寻找物品,也不知我这里是何物入了妹妹的眼?”

董婉喻质问完,神色怜悯地看向董诗雅。“大家都是姐妹,如我这里有什么妹妹能看上的,只要妹妹说一声便可,哪需妹妹如此有失体统,不问自取。”

“不是的,五姐姐你误会我了。”她没想到一向好糊弄的五姐,怎会如此咄咄逼人,不依不饶,让她一时乱了手脚。

“还不将人带走,别打扰侯爷休息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王妈妈喊来的两个粗壮婆子上前,押着董诗雅往外走。

“五姐姐,你为何不信我,诬陷我?因为你的缘故,六姐姐已经被关在佛堂好几日了。”董诗雅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的看向明显是侯爷的英俊男子。说着模拟两可,让人误会的话,妄图混淆视听。

卫绍霆冷眼旁观,不发一语,对于董诗雅投来的求救眼神视而不见。

董婉喻警觉的看了一眼沉默的卫邵霆,只想赶紧将董诗雅弄走。她挥挥手,没有继续与她对峙的兴致,让人将董诗雅送去交给太夫人,看她如何处置?

等着室内无人,董婉喻盘算着如何挽回形象,于是便道:“侯爷,对不起,让您遇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半响,卫邵霆清冷的声音才响起。“不是你的错,你为何总是道歉?”

董婉喻诧异的抬头,看向卫邵霆。只见他和衣而卧,双目微合。这时的他少了几分冷冽,斜飞入鬓的眉也舒缓不少,高挺的鼻梁下,那好看的薄唇却还是紧抿着,好似刚才未曾开口。

董婉喻轻柔的给他盖上薄被,心里如同一团乱麻。她坐在床边,看着卫绍霆发起呆来。重生之后,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?前世她没经历过换婚一事,卫绍霆从来都是对她不假辞色。

回门宴还是在晚餐时摆了出来,卫邵霆被请入上座,董家的长辈陪在一旁。

因着没外人,也不用避嫌。女眷们的席位就摆在一边,董婉喻被母亲花氏拉着入席。只是看到董诗雅竟赫然在列,如同吞了苍蝇一样,顿时她的脸就冷了下来。

“五姐姐你来了,大家都是姐妹,我也不怪你误会我,我们和好吧。”董诗雅说着,露出一个带着些讨好,可怜兮兮的笑容。

“我们之间就没什么误会,我却不知道董家竟有个喜欢偷偷摸摸翻别人闺房的小姐?别哪日传扬出去,丢得可是董家的脸面。”

“这事休要再提,都坐下吧。”太夫人低喝一声,神色严厉。

董婉喻倔强的站着,实在不愿与恶心人的董诗雅同桌。

“婉儿,怎么回事?”花氏不明所以。

“娘,下午我房里进贼了,刚好让我和侯爷遇上。”董婉喻说着,两眼直直的看着董诗雅。

“你这安得什么心?你害得董珊被人退婚还嫌不够,如今还要诬陷我女儿吗?”三房夫人冯氏不忿的为女儿说话。

“三弟妹这话说得诛心,孩子错了好好教,何必攀扯旁人?更何况大房做过什么大家心里清楚。”花氏如今也怒了,泥人还有三分火气,更何况是涉及她女儿的闺誉。

“我女儿还不够惨吗?你们还想怎么样?”如今董珊被退婚,名声也毁了,只能送去庵堂或找个小门小户悄悄远嫁,毕氏怎能不怨。

“自己作的,怪得了谁?难不成要我顺了你们的意,害了自己成全你们?”

“都给我坐下吃饭,怎么?我老婆子的话不管用了?”太夫人不想将此事闹大。

卫绍霆是习武之人,这边的动静如何瞒得了他。他漠然站起,走到董婉喻身边。

“董家竟是如此是非不分,夫人与我回去吧,在侯府你断不会受此委屈。”卫绍霆话语依然冰冷,但说出的话确是在维护董婉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