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百科 > 正文

一位抑郁症女孩儿,讲诉跳楼时的真实体验和跳楼后的真实感受…

人有两个世界,一个是美好的,一个是痛苦的,千万不要走错了空间。

有一位抑郁症女孩儿,觉得活着很痛苦,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从五楼一跃而下。

幸运的是她被抢救过来了,不幸的是,她成了一个残疾人,大部分的时间她只能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,有时连翻身都得费好大的劲,即使逐渐康复,她也无法再像正常人一样行走自如。

以下是她跳楼后的真实感受,她在自白中写到:

跳楼未遂,五楼,冬天,跳下来摔在带冰的水泥地上。身上穿的一套薄棉衣,不厚,单裤,坐着下来的,求生欲望让我双手撑地,两条胳膊断了,脚踝断了,肋骨断了4根,血气胸,肾出血,骨盆出血,骨盆骨折,腰椎骨折,尾椎骨差不多都碎了。

再说一下疼不疼的感觉,不疼,就是下来的时候牙床子会往上飞,风挺大的,当时不知道疼,掉下来也不疼,得过一会,多长时间我忘了,我那段记忆消失的差不多了,可能是大脑的某种保护机制吧。

然后有个人拉了我一下,我那条胳膊就彻底断掉了,然后就疼了...好疼好疼…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,什么也不知道。

感觉自己要死了,喘不上气,想喊出来“救救我’但是怎么也喊不出来。

到警察来的时候,我好像恢复了一点意识,但是意识混乱,我问: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要穿着这件衣服?”

他穿的是警服,我之所以这么问,现在想想、可能我当时知道自己跳楼了,应该是死掉了,可是为什么警察会来呢?

我躺在地上等救护车的时候只想睡觉,可是我觉得睡着了应该再也醒不过来了吧,可是后来我实在太困了,便用尽所有意识努力瞪着双眼。

之后就一直在做梦,梦见一遍又一遍地在跳楼,眼前一片血红色,身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,还有尖叫的声音,真实得让人害怕。

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全身打满了钢钉,插满了管子,整个人生不如死。

恢复意识之后,我觉得好疼啊!要接骨…要打针,要抢救、要插胃管、动一下就会吐,干呕,呕一下浑身上下就抽搐的疼..每呼吸一下就疼...

以上就是这个抑郁症女孩儿跳楼后的真实感受,她虽然幸运地被救了,但是她似乎并没有从思想深处脱胎换骨,她依然郁闷,准备地说是更加郁闷了,至少从前的躯体是健康的。

躺在床上,花着巨额的治疗费用,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所有人,自己的行为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家人,还让她们承受着来自舆论的压力。

她不停地说着对不起,看着自己生不如死地躺在床上,她说如果有下次,我就不再选择五楼了,我就直接从20楼跳下来一了百了。

这名女孩为什么找不到快乐呢?首先她是抑郁症,其次学习上有压力,还对外貌很在乎,她觉得自己长得胖,其实她160cm的身高,115斤根本不算胖,她觉得妈妈不够爱她,觉得妹妹总是嘲讽她,她敏感地放大了很多普通人觉得很正常的事件。

她头疼,失眠,不受控制地想哭,她笑不出来,也感受不到爱,她想要找到一个一了百了的方式,结束痛苦,获得解脱,所以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从五楼一跃而下。

从五楼跳下,人是救过来了,但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况且这样自残的行为,治疗费用是无法走医保的。

经过无数次的手术,无数次的康复训练治疗之后,她竟然奇迹般地可以慢慢下地走路了,但是走不快,而且容易跌倒,一不小心就会摔一跤,她的膝盖永远是青的。

我们不知道她的童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坎坷,也不知道她在一个什么样的原生家庭成长,父母是否真如她所说,对她缺少关爱,疏于照顾她的感受,但是我知道抑郁症真的很折磨人。

我朋友琪琪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,这跟她的原生家庭有脱不开的关系,她跟我倾诉过,她说她的母亲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,从小就在母亲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温暖,她的母亲永远都是冷冰冰的,没有温暖的笑容,没有温柔的态度,但是嘴很毒。

在琪琪的记忆中,她妈妈总是跟爸爸吵架,每次吵架就说要离婚,而且只要房子和存款就是从来不说要孩子,那时琪琪看着唉声叹气又无奈的父亲,再看看一脸怒气的母亲,她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不知所措。

她在家里不敢唱,不敢闹,唯恐惹妈妈不开心,小小年纪的她,习惯了努力地讨好,尽力做一个乖乖女,她过早地学会了察言观色,即便如此,母亲也经常在不开心的时候对她说: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出息的闷葫芦?跟你爹一个样儿。”

可她的母亲哪里知道,这些话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,琪琪也想放声唱,开心笑,可是妈妈总是用伤人的话指桑骂槐,阴阳怪气地讽刺父亲没本事,又转身对她吆三喝四。

她很怕母亲,因为母亲一生气,就总是摔筷子,摔盘子,摔门,然后扯着嗓门大喊,所以在琪琪的记忆中,家里总是“战火纷飞”。

后来在她14岁那一年,父亲和母亲真的离婚了,母亲带走了家里所有的钱,跟着别人走了,父亲的心情越来越不好了,琪琪有什么心事都会放在心里,她不知道怎么跟父亲沟通,也不知道如何排解内心的郁闷。

所以说原生家庭的问题,也是促成琪琪抑郁症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后来她嫁人了,偏偏又遇上了一个动手比动口快的老公,还有一个重男轻女的婆婆,当她生下女儿后,她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,婆家更加不喜欢她,她在月子里整日以泪洗面。

她越是哭哭啼啼,婆家越是烦她,经过几年鸡飞狗跳的生活后,在一次被家暴后,她吃下了一整瓶的安眠药,好在被及时发现了,当她出院的时候,丈夫向她提出了离婚。

她毫不留恋的答应了,这样窒息的婚姻她早就不想要了,她们顺利的办理了离婚手续,她选择了净身出户,只带走了女儿和自己的工资五千元。

爸爸带着她去看医生,这一次她开始正视自己的病情,自己就是抑郁症,没什么藏着掖着的,她为了女儿,开始了积极配合治疗,经过一年多的按时服药,还有女儿的陪伴,父亲的关爱,如今的她好多了。

她终于会笑了,她说:“当我成为母亲的那一刻起,我身上有了责任,为了女儿不要重蹈覆辙,为了父亲将来不会老无所依,我以后再也不会寻死觅活,我要好好活下去,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环境阳光的妈妈,并成为父亲坚实的依靠。”

一位抑郁症女孩儿,讲诉跳楼时的真实体验和跳楼后的真实感受…

琪琪现在跟正常人已经没有两样,这得益于她的女儿和父亲,是她们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动力,有了主动治疗的积极性。

琪琪说:得抑郁症的人都是善良的人,敏感的人,那种没心没肺的,心宽体胖的一般都不会有这种病,主要是小时候常常被母亲否定,于是只能在一次次被否定后慢慢关上了和外界沟通的大门,然后习惯了把自己紧紧锁起来。

希望那个跳楼的女孩儿也能劫后余生珍惜生命,人生苦短,来一趟人间不容易,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生,谁不是三起三落,有得有失呢?就像这位妈妈说的:

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在经历中成长,在困境中坚强,在清醒后自愈。

只有舍得,放下,看淡,不贪心,不攀比,不计较,才能享受到简单的快乐,自在的轻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