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百科 > 正文

盐城人的婚嫁习俗·闹新房

洞房花烛夜,男女老少涌入新房祝贺取乐,谓之“闹新房”。不分辈分,尊卑、气氛活跃,诙谐,俗语说:“三天里头无大小,老公老婆都可闹”。有文闹,即动口不动手;有武闹,少数人趁着酒性胡乱闹喜。一般是说说风骚话,或者把新郎的父辈、兄弟辈拖来,在新娘面前嘻戏,并不动及新娘。具体闹法有:

看新娘:宾客涌进新房看新娘容貌,边看边喊好,赠以“早生贵子”等吉利话;新娘奉敬干果或香烟等招待,十分斯文。东区盐民看新娘称“贺郎”,叫新娘站在脚炉盖中,宾客围观,常弄得新娘十分尴尬,此俗已废。

闹新娘:吵闹者用各种办法嬉耍新娘。如让新娘给新郎点烟,但吵闹者故意吹灭火,或用红线吊一只苹果,请新婚夫妇共咬,逗人发笑。盐城西乡,历有闹“扒灰”的习俗,即将新郎的父辈找来,用黑墨、颜料等涂抹其脸,戴上纸糊的官帽(据说扒灰的“鼻祖”宋朝的苏学士是个大官),扛着木制或铁制的扒灰筢子,拉进房,推到新娘面前,边喊好,边哄闹。这些“扒灰公公”也很乐意,因为这预示着,他们是做爷爷的人了。

吃“富贵酒”。即由伴娘取酒一杯,给新郎新娘各喝一口,谓之“交杯酒”。接着新郎新娘吃一些送来的热饭菜,称“富贵饭”,这时,几天来饿得发慌的新娘,才能大胆的吃下一点饭菜。

戳窗户:即在新娘进房前,用一张大红纸贴封住新房外的大窗户,故一般人在窗外看不到新娘,夜深了,大多由伴娘或姑父站在窗外,找个童男,用三只红筷子捣窗户纸,先戳四角,后戳中间,并说上几句早生贵子的喜话,如“三只筷子戳一戳,养个儿子念大学”,“捣得快,养得快,养个儿子中秀才”。

盐城人的婚嫁习俗·闹新房

最后由一位有福的妇女,为新人脱卸衣冠,料理一下房间,护理好燃烧的花烛等,又帮新娘解开外衣的两个钮子,称“解怀”。至此,人洞房仪式即告结束。

听新房:更深夜静,农村有些小青年,到新房外窗下,窃听新婚夫妇的私房话,以便作为笑。料。也有少数新郎父母偷听儿媳的私房话,借以了解小两口的感情如何,这又是另外一码事。

捉喜:乘新婚夫妇熟睡之际,破门而入,悄悄揪住,称“捉喜”。新婚夫妇起床请酒。此俗不文明,只在沿海移民中流传,今已淘汰。直闹到半夜三更,多半由一位长辈出面说:“夜深了,大家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”,到此闹房方告结束。

建国后,在农村闹新房旧俗依然存在,只是简单一些。一般是将新郎的父亲、叔父找来,画一下脸,戴个纸糊的官帽子,扛个灰筢子,到新房走一遭。新娘则散些香烟,糖果就算了事。在城镇,从80年代起,婚俗有复旧的趋势,在宾馆,饭店举行婚礼时,主持司仪为了活跃气氛,总要将新郎新娘请到台上,唱歌跳舞或吃交杯酒,有的还闹到男方家长,请新媳妇和老公公一起吃交杯酒,或者将一对老夫妻和一对小夫妻同时请到台上,颈部挂上大纸牌子,往往在老婆婆的牌子上写着“下岗”,在媳妇牌子上写着“上岗”两字,给新郎官戴上一只镜片的大纸做的眼镜,意思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老公公则扛着一支扒灰的筢子,挂着“老扒灰”的牌子,在台上尴尬的笑着。有的宾馆、饭店,还各有一只纸扎的大花轿,要老公公将新媳妇“抱上轿”,后由父辈弟兄抬着花轿,绕大厅随着《上花轿》的乐曲,攀爬人设的障碍,在闹声中走一圈。直至散席,少数亲友陪新人回家,至洞房再闹。还有专人照相和录像。

当今集体婚礼,闹新房也就比较文明得多,往往是邀请新郎新娘或唱歌,或跳舞,或猜谜语,或演口技,或讲笑话,也生动活泼,热热闹闹。